捕鱼达人官网下载
捕鱼达人官网下载 > 捕鱼达人官方网站 > www.15355.com_四年内还需烧钱72亿美元?孙正义后悔将WeWork变成“怪物”

www.15355.com_四年内还需烧钱72亿美元?孙正义后悔将WeWork变成“怪物”

www.15355.com_四年内还需烧钱72亿美元?孙正义后悔将WeWork变成“怪物”

www.15355.com,除了支付给创始人的17亿美元“遣散费”,软银付出了至少189亿美元,但wework可能“永远不会盈利”,孙正义为何继续投钱?

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

作者:陈欣苗

“天要令其灭亡,先要使其疯狂”。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带着17亿美元“遣散费”离场,而孙正义正为自己的疯狂埋单。

11月9日,据新浪科技消息,wework小股东正对该公司多名高管,包括联合创始人及前ceo亚当·诺依曼(adam neumann,以下简称诺依曼)提起诉讼,要求赔偿损失。wework此前取消ipo计划,估值大跌超过87%。

11月6日,据软银集团2019财年二季报显示,受旗下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拖累,其二季度运营亏损约65亿美元,为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,亦是其38年来最大的经营损失。在这些亏损中,wework“贡献”约35亿美元。

对此,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承认自己投资判断失误,而 “对wework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的错判,是自己犯的最大错误”。

曾被孙正义盛赞的“下一个阿里巴巴”,已成为其投资生涯中“非常惨痛的教训”,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?

当“疯子”相遇

当野心勃勃的诺依曼和激进的孙正义相遇,一段“传奇”故事的开始似乎是必然。

在遇上孙正义之前,诺依曼的wework已经经营得有声有色,颇受年轻创业客户的青睐。彼时诺依曼公开宣称,他要营建一个“实体社交网络”。于是,免费的啤酒、派对、夏令营等社交元素成为wework的特色标志。

2010年创立之初,wework所管理的房产不过两处。2012年,开出第4家共享办公空间的wework得到twitter和uber早期投资者benchmark领投的1700万美元a轮融资,从此踏上发展快车道。截至2016年3月,wework在全球的23座城市拥有80个共享办公场所,触角亦扩充到房地产、教育、百货等领域。

wework的快速成长让诺依曼的野心不断膨胀。他不断告诉人们,假以时日,wework将被他缔造成像亚马逊一样庞大的商业帝国,“一个能够处理空间租赁、设计、建造和管理的大规模商业机器,在它体内将能够孕育出无数个企业。”

欲速达巅峰,必有助攻。诺依曼要实现其野心需要更多的资金注入,否则他可能永远无法抵达那个巅峰。恰在此时,孙正义来了。

孙正义与诺依曼。

2017年,是孙正义组建完软银千亿美金愿景基金的年份。有业界人士统计,这支基金的资本体量,相当于4个银湖资本和15个红衫资本,也是当时美国vc一年募资额的两倍。而孙正义期望通过这只千亿级基金投资最有潜力的科技公司,最终重塑全球科技业的版图。

彼时,孙正义的这只“巨无霸”已用“闪电战术”对硅谷的uber、slack等几十家公司下了巨额赌注,且还在继续寻觅“猎物”。所谓“闪电战术”是指:让公司尽可能快的抢占市场份额,而不用担心利润。

同年,wework成了孙正义“闪电战术”下的又一“猎物”。

据说,诺依曼带着孙正义在wework 总部周围逛了仅12分钟,就促成了后者44亿美元的第一笔大投资。当时孙正义对初次见面的诺依曼说:“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更好,wework仍然不够疯狂”。言外之意,wework还可以更快、更大、更疯狂,而他正是让wework爆发的火种。

火种一旦点燃,威力无穷。在wework递交招股书前,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和软银对wework的投资金额已达106.5亿美元。今年1月,软银向其投资了20亿美元后,wework的估值一度膨胀到470亿美元。

而诺依曼如孙正义所愿,让wework变得又大又快:截止今年上半年,wework的足迹遍布全球29个国家,111个城市,总共528个wework大楼。并且,其计划立即进入另外44个城市,最终定位全球280个城市。仅在2019年上半年,wework的收入就达到15亿美元,而2018年全年的收入是16亿美元。

与此同时,诺依曼的心也愈加膨胀而难以理解。wework在美国有三个业务:联合办公空间wework、幼儿园wegrow,以及在金融区自带家具的公寓租赁welive。

据美国媒体intelligencer消息,诺依曼在2018年声称,他要让wework family解决世界上1.5亿孤儿无家可归的难题,而welive“是解决全球孤独和自杀增加的一种方式,以确保‘没有人会感到孤独’”。

他还认为,wework的“规模”可以使其能够帮助解决世界上一些最大的问题,比如难民危机,“我需要拿到我能够拿到的最大估值。这样,当各国开战的时候,我希望他们来找我。”

此外,wework不计利润的扩张也遭受质疑。孙正义却也十分淡定,时不时为wework辩驳。面对外界对wework巨额亏损的质疑,孙正义认为这是科技企业通行的法则,即先亏损占领市场,然后再把钱赚回来,这一切天经地义。

质疑声亦从外部蔓延到软银内部。据“晚点latepost”消息,在wework变成烫手山芋前,软银内部进行过一轮权力斗争,但结局是:那些反对投资wework的人都辞职离开。

而据《财经》援引软银内部人士的话称,“wework是内部最复杂的案例”,在后来孙正义对wework持续追加的投资中,内部也有很多反对和质疑。

但孙正义不以为然,即便此前投的uber上市后负面不断、股价一路下跌,滴滴因安全事故导致ipo放缓,但他依旧看好wework。对于孙正义来说,只要wework成功上市,那么从uber和滴滴失去的,就能够连本带利地收回来。

转折点,恰是在wework递交招股书的那一刻。

代价惨痛?

潘石屹曾说,烧钱的生意就像从院子里捡了一束花回来,没有根,插到瓶子里,过一段时间就会蔫。在提交招股书的那一刻起,诺依曼荒唐滋养下的这束“花”原形毕露。

wework招股书显示,从2016年到2018年,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.29亿美元扩大至19.27亿美元。2019年上半年wework便烧了近24亿美元现金,且目前每创造1美元就亏损约两美元。

与此同时,wework的现金流已连续三年为负数,并且持续的扩张并没有体现边际收益递减,每新建一幢楼所要投入的成本没有因为规模而减少。

wework亏损情况,图片来自虎嗅。

据sanford c.bernstein分析师克里斯·莱恩预计,wework未来4年内需要72亿美元,才能将现金流转正。而如果在2022年之前出现经济衰退,那么它所需要的钱,将提升到98亿美元。

专栏作家henry hawksberry今年9月份分析,wework新客户签约6个月就能得到3个月的免租期;还有一大堆免费的啤酒,免费的一切;支付给经纪人佣金数倍于行业标准;instagram广告铺天盖地……在可预见的未来,wework永远不会产生利润。

如果说,深不见底的巨额亏损是让投资者们对wework迟疑不决的关键因素,那么诺依曼的公司治理问题无疑成为wework ipo失败的致命稻草。

他的种种行径让人大跌眼镜。比如,wework向诺依曼支付了590万美金购买“we”的商标,诺依曼将自己部分拥有的大楼租给公司,以及像签有诸如“假设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突然离世或遭意外,则将由亚当·诺依曼的妻子任命wework的接班人”等不符合商业常规的协议。

动荡随之而来。wework的估值一路下跌。在软银敦促wework搁置ipo计划无效、公司管理结构调整后估值依旧暴跌、被爆大规模裁员等风波之后,孙正义终于坐不住了。

为避免wework上市导致投资业绩减计,软银对wework董事会施加压力,诺依曼被迫卸任ceo一职,只保留非执行董事席位。随之而来的是裁员、资产甩卖和业务收缩。wework的新管理层已开始着手削减成本,包括出售过去几年wework斥资5亿多美元收购的三家公司、裁员数千名员工,以及关闭幼儿园业务。

据猎云网消息,知情人士透露,裁员中包括清除诺依曼的裙带关系,涉及近20人。而在计划拍卖的资产中,还有诺依曼青睐的gulfstream g650er,这是他去年以超过6000万美元购买的顶级私人飞机。

孙正义的姿态变了,他不再为诺依曼和wework辩驳。据腾讯科技消息,孙正义告诉同事,在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后,将wework“变成了怪物”。他还说,他高估了诺依曼的优点,而“至于他的缺点,在很多情况下,我都视而不见,尤其是在治理方面”。

而现在,不得不为这个怪物埋单的是孙正义自己。

若wework继续上半年的“烧钱”速度,且在无任何外部资金注入的情况下,其账上的现金将在今年底完全消失。为给wework续命,软银拿出95亿美元,包括提前兑现的15亿美元投资承诺、50亿美元的借款以及30亿美元的股权购买。

至此,软银为wework付出189亿美元(不包括支付给创始人诺依曼的补偿),持有80%的股份,却不拥有多数投票权、不控制公司。wework的上市计划也暂时宣告结束,截至9月30日,wework的股权公允价值已降至78亿美元。

wework 估值暴跌致软银亏损之外,作为wework的主要支持者之一,软银目前正因其投资方式而受到审查。其对wework进行的巨额投资出现问题,甚至会危及到孙正义推出的第二只1000亿美元投资基金。citigroup global markets japan分析师mitsunobu tsuruo称,wework的失误动摇了投资者对孙正义的信心。

软银集团第二财季数据对比。

尽管如此,孙正义仍誓言要继续推进他的计划,“在我看来,我们的历程没有改变。我们的愿景没有改变”。与此同时,他仍称wework是一项稳固的业务,最终能够实现利润逆转。他为wework提出了“三步走”的改革计划,包括未来三四年停止建新办公室、削减其他成本、剥离不赚钱的业务。

只是wework这个坑,真的那么好填吗?

本文源自无冕财经

更多精彩资讯,请来金融界网站(www.jrj.com.cn)

捕鱼可提现的新平台